财经
分享到:

鸿茅药酒,该出来解释解释了

企业:我们不得已

2017年12月19日,谭秦东在“美篇APP”的个人主页上发表题为《中国神酒“鸿茅药酒”,来自天堂的毒药》的文章。点击量是2000多次。文章从心肌变化、血管老化、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,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。
  文章发出后,鸿茅药酒厂家称,有两家企业和7位市民取消了鸿茅药酒订单,损失额为1377156元。厂家认为,谭秦东文章对鸿茅药酒的疗效恶意抹黑,使其产品销量下滑,因而报警。[点击详细]

一篇点击量2000多的文章,引来跨省抓捕

近日,广州市民谭秦东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,质疑鸿茅药酒是“毒酒”,药酒厂家随后报案称其商业声誉因此受损。接到报案后,内蒙古凉城县警方于1月10日跨省抓捕当事人谭秦东。此事经媒体报道后,让鸿茅药酒这个“药品广告大户”走上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。[点击详细]

存在问题久矣

从国企转变

2001年11月,股权结构调整,上市公司金宇集团(现为生物股份)以77.1%的股份入主鸿茅集团。
  从2001年2006年金宇股份的年报中可以看出,2005年金宇股份投入计提了所有的亏损,让鸿茅药酒的估值为0,然后2006年以非常低的价格出售了鸿茅药酒。2001年的年报显示,金宇股份60.94%股份的鸿茅实业(鸿茅药酒前身)的固定资产为2900多万,总资产应该在4880万左右。[点击详细]

“妙”啊这转变

当时金宇股份的投入是1950万左右,占鸿茅药酒的77.08%。而在2006年之前,鸿茅药酒的产品分类基本还是以保健类酒来划分的。所有规定资产净值曾经是4200万,还有一块土地所有权价值142万。获得了工商银行2420万贷款。鸿茅药酒当初的销售额大概在2000多万。2005年3月金宇决定计提减值准备和经营亏损1310万元,长期股权投资建计为0。2006年,金宇股份400万元转让了全部股权,按照其77.08%的股权计算,整个鸿茅药酒就是518万元。[点击详细]

鸿茅药酒里藏着监管醉态

虽然违法,但是没事

《健康时报》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,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,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、辽宁、山西、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,违法次数达2630次,被暂停销售数十次。但是,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,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“开绿灯”。[点击详细]

企业缘何敢置法律于不顾?

“企业在营商过程中长期存在不良经营行为,第一个原因是违法成本低,违法收益高于违法成本;第二个原因是执法确实存在监管漏洞、监管盲区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教授、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刘俊海在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  同样,在对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、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孟强的采访中,他同样提到,“主要原因是违法成本太低。监管机构监管力度不够,疏于监管,没有对企业形成威慑,甚至有的地方政府为了税收,可能会疏于监管,怠于监管”。[点击详细]

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